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票房9年首次負增長,中國電影行業究竟出了什么問題?終于有人講清楚了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7 22:26:47

每經記者 杜蔚 張春楠    每經編輯 孫志成    

2018年是殊為不易的一年,資本寒冬,市場降溫,輿論風暴……尚在成長中的中國電影產業遇到來自內部、外部的重重挑戰。2019年1-5月,影視大盤承壓,最困難的時間仍未過去。

6月17日,由每日經濟新聞、上海電影集團,上海國際電影節一起主辦的“第三屆中國影視領袖峰會”如約而至。

在這一場中國影視界頂尖財經論壇上,除了發布《強影之路2019》白皮書,還為博納影業集團創始人于冬以及著名演員、導演吳京頒發了“中國電影領軍人物獎”,向中國電影的領軍人致敬。

論壇環節,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華誼兄弟創始人王中磊、上海電影集團總裁王健兒、慈文傳媒創始人馬中駿等數十位行業大咖悉數到場,就票房九年首現負增長,制片和影院分賬比例等“接地氣”的問題展開深度探討。

關于影視行業寒冬

自2018年以來,影視行業就步入低谷。一方面,電影票房從快速增長變成下滑;另一方面,融資不暢、上市公司市值急劇縮水,也給電影企業經營者們帶來巨大壓力。對于影視行業的現狀、突破方向,企業家們是怎么思考的?

去年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提出一個觀點,預計在未來一兩年國內會有上千家影視公司面臨倒閉。在今年的峰會上,王長田繼續聊了這個話題。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

王長田:去年的我好像是烏鴉嘴一樣,這個真的不怪我,我也沒想到會愈演愈烈。行業寒冬在加劇,一場一場的風暴刮過來,行業深陷谷底,大量企業倒閉可以看作是正常的市場反饋。這樣的情況到明年會改善,但今年仍然很嚴峻。

博納影業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總經理于冬

博納影業集團董事長于冬:應對行業寒冬,歸根到底還是要拿作品說話,每家電影公司都會有自己的看家本領,我覺得這是考驗所有的電影公司專業程度、專業態度的關鍵的時刻。電影行業是逆周期行業,越是經濟不好,電影反而發展得好,因為消費者需要影視作品作為慰藉。 現在各個行業都面臨很多的壓力,電影行業也處在調整期、洗牌期,對我們在座的來說,需要迎難而上,要堅定信心。

保利影業董事長李衛強:電影行業進入調整期,每個行業都有它的周期性。國內票房確實是下滑的,觀影人次也是下滑的,其影響因素有很多:從制片方的角度看,去年上映的電影有400部左右,數量上來說是夠了,但質量可能和觀眾的要求還有差距;從院線來看,截至今年3月底,屏幕數量已經有6萬多塊,也是足夠的,可能在區域和地點分布上還不均衡;從價格來看,電影票票價可能偏高了。

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

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今年電影票價的上漲主要是在春節檔,春節檔經過多年時間的積累發展成為了最重要的一個檔期,觀眾在這一時間段有集體性觀影的剛需,在這樣的檔期抬升票價會傷害消費者的心理。

制片方和發行方對票補的投入正處于一個回歸理性的過程。對制片方而言,電影行業的核心還是好內容。影視企業只有持續產出優質內容,觀眾才會持續為中國電影買單。同時還應呵護觀眾和市場。

關于國產大片

博納開創主旋律電影商業化新模式之后,市場上出現了一批成功案例,比如《戰狼2》這樣非常優秀的電影,主旋律題材未來的趨勢是怎么樣的?如何避免觀眾對這一類題材產生審美疲勞?

于冬:我覺得現在電影需要進行突破,《流浪地球》做到了科技的突破;我們還要在美學上的突破。是要借鑒現代電影技術和現代電影語境,賦予過去傳統主旋律電影一種新的樣式,讓它跟世界演員接軌,讓它跟年輕人接軌,這些年博納做了一些嘗試,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大家都在談5G,電影院未來會不會被5G大屏客廳所取代?這是偽命題還是真命題還不知道,但留給院線行業的出路只有一個,就是電影院的劇場效應。為什么?因為電影院與其他呈現形式的差別就在于:它是視覺沉浸式的體驗。中國電影在現階段沒有別的出路,除了把大片的故事講好之外,就是要把技術做到世界一流水準,所以你才會看到徐客、李安這些導演在技術上不斷地追求更高標準。

王長田:美國的六大電影公司,一年大概發行120部電影,這些片子通常體量都會比較大,但是如果沒有其他的電影做基礎,那這些片子實際上也沒有誕生的土壤。我們常說中國一年1000多部電影的產量太多了,我們應該減少數量,比如能不能降到100部。但是,如果沒有1000多部影片去培養人,去做各種各樣的探索,那就不可能誕生出排前面的幾十部影片。

中國的電影可能會集中朝著一個方向發展,就像韓國的電影一樣,韓國的電影并不追求視聽效果,他們對于社會話題非常關注,對于他們的歷史有深刻的反思,在電影的專業制作上面也非常精良,這樣的影片甚至可以跟好萊塢去抗衡,我覺得這是中國電影一個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

萬達影視總經理姜偉

萬達影視總經理姜偉:我們應該拍中國主流價值觀電影,因為中國電影市場足夠大,足以承擔投資成本,所以我覺得反映當下中國主流價值觀的電影還是需要的。現在高票房的電影,比如《流浪地球》,就是符合主流價值觀的電影。隨著市場不斷擴大,頭部企業,比如萬達、光線、保利,還是應該做一些中國主流價值觀的大片來引領這個市場,大片還是以資金和技術為集約的表現形式,在這個基礎上能夠做到百花齊放。

影視行業利益分配機制

民營企業融資難、負擔重,一直是經濟熱點話題。影視公司大部分是民營企業,普遍為輕資產運作,但電影又是資本密集型的項目;與此同時,影視企業還要面對電影專項資金、與院線分成等負擔,就這些問題,各位企業家也進行了深入探討。

于冬:電影專項資金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對于電影產業的促進作用是非常大的。專項資金是稅前票房的5%,在八九十年代的時候,1塊錢的票價只能收5分錢,現在票價已經躍升到幾十塊錢的時候,再收5%的比例就不太好,因為30塊錢的票價就是1塊5到2塊5。到2018年,全國600億票房中有300多億是國產電影,那專項資金要收走15億之多。

去年博納有54億元票房,稅前5%的專項資金,就是2億元以上,這對一家企業來說負擔還是很重的。盡管我們的一些重點影片也得到了一些資助,但這些資助規模較小。

電影專項資金,能不能免征3年,休養生息?讓制片方和院線獲得緩沖,尤其是在電影行業下行這個階段,要鼓舞大家,共克時艱。進口影片是直接分賬的,所以國產影片很長時間承擔了很多基礎設施的費用。

王長田:5%的專項資金,有調整的必要,但我覺得還遠遠不夠。在全國各個行業都在減稅降負的今天,電影行業到底減稅降負多少,其實現在是沒有方案的,沒有人提這件事。

第二個問題是,需要改革不合理的電影市場利益分配機制,比如院線和片方的分賬比例就極為不合理。如果你是電影的投資方,你能夠拿到分賬,相當于100塊錢票房里面只能拿到30塊錢,這個比例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匪夷所思的,但是這種情況已經存在這么多年了,都沒有什么改變。

以前,我們要鼓勵影院的建設,現在全國已經有6萬塊熒幕,全球第一,實際是過剩的;但我們現在是內容跟不上,內容公司的制作能力不強,因為收益算不過來。為什么電影行業的投資越來越少?也是因為這個問題,即分賬結構不合理,這些問題都應該去改變,是時候建立一個鼓勵內容創作的分賬體系,沒有這個體系,中國電影很難發展起來。

姜偉:專項基金在2002年院線制改革以后,對影院建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如果沒有這項資金的支持,就沒有后來票房的大爆發。現在影院已經高度市場化,不再是計劃經濟體制下國家撥款來建設,完全可以在專項基金如何使用上做一些新的考慮。

很多國家對于電影有大量的補貼,通過稅收惠或者是返還的方式,做得非常好。像新西蘭可以從25%一直到40%的退稅,捷克、摩洛哥也都有不同的稅收政策,以鼓勵電影的制作。中國也完全具備這個條件,我們有這么一個地大物博的市場,希望有好的退稅政策,幫助中國電影行業繼續成長。

責編 趙慶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國電影 影視領袖峰會 票房
最新評論(1)
  • default-avatar

    賈憶初 2019-06-18 12:59:03

    拍爛片怎么可能不寒冬?

    [0]

更多精彩評論 下載每經APP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神奇招数公式规律平特肖尾